AM730 | 畫出無限好聯想 | 20240405

05 April, 2024

也許近年社會氣氛改變,不少人感到愁來無方,或不知愁來何方?不要緊,多點輕鬆愉快和務實地向好處想,加倍努力,凡事都有解決的辦法。不過,這不能是一句空話,所以,我經常尋找可以抒發、寄託或轉化的事物,力爭:精神地活,活出精神!

最近參觀了SC畫廊的一個小型畫展,一幅比我還要高的畫(如圖)吸引了我。畫中的人,不敢說是男是女,但看來是女,或有男有女;觀其動作,畫中人是因喜悅而舉手?還是因掙扎而頓足?欲鑑貌辨色,但看不見他們的面容,馬上猜測:為甚麼畫師要讓他們以背示人?我沒有答案,也不會尋求答案,因為各人有不同的答案。這正合乎藝術之美──各自感受,無限聯想。

我的焦點放在欣賞畫功之上,只見構圖亂中有序,模糊之處,令我感到好像在春雨中賞景。雨中看花花更鮮,霧裡弄影影更憐!看其線條,黑白之間,一揮即就,盡見活力,不受束縛;到底是身影隨人動?還是人隨身影飛?兩者皆可一語通!再觀筆鋒,一氣呵成,如書法筆走龍蛇,勁如行書,實如章草,中空之處,有如破竹。看後,令人胸有成竹,但又盡在不言中。

靜觀之餘,偶遇此畫作者──中文大學藝術系教授周晉。他告訴我,畫中人正在歡欣喜悅地跳躍,捕捉一時之態,可作永恆之思。可見,無論是構想和畫風,都是從積極、美善的方向想。外界不要看見畫風有點奇怪,就自我胡思亂想,以為這類畫作另有含意,甚至「別有用心」。

這畫也觸發我的同一取向,凡事不要只從死的角度看,不妨多從好處想。這裡說的「好處」,不是私利的好處,而是「死馬當作活馬醫,慢慢可能醫得好」。

這樣一想,各種現實強加於人類身上的虛空,就可轉化成為踏實。我把這畫的照片與朋友分享,他們也有同感,還說:畢加索的畫,用心看則明,抱心看則懂,捧心看則通。筆下心語細如絲,各自畫裡找真知!

所以,我已不管甚麼中外ABC,也忘卻以前學的「上大人,孔乙己,化三千,七十士」,更不去記甚麼123須知。只有這樣,人生總有下筆處,風中心境更自由。